心足米。無農藥、無化學肥料,當然也不用除草劑。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

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2015-01-31 倆佰甲田間沙龍-鼻仔頭除草

今年以來倆佰甲的第四次田間沙龍。憲忠發起的。

四個男人,人手一台割草機散在田間四處。天氣陰陰的偶爾飄些毛毛雨,這種天氣割草最舒服了。割草時偶爾抬頭看看靜謐的山邊,真是美好的時刻。看看夥伴可以各據一方,專心割草、勞動,畫面很美好。







平常坐在台北的大樓辦公室裡,整天盯著螢幕,悶著頭做事。看到長官不能說真話,悶一整個禮拜。假日能這樣,發動著割草機,對一叢叢的草揮舞,專心勞動,什麼都不想,就實實在在地勞動,實在很療癒。靜靜地放空。如果是在夏天,除完草滿身大汗,馬上好好洗個澡,更是痛快。

鼻仔頭的風景真美。






現在能享受到這種環境,希望自己也能有能力留下這種環境給自己的小孩。








徵心話
  • 平常都是恒溫在除草,每次我看到他除過的地方,總是不夠貼地,留很長的莖在地方。一看就覺得很快就又會長長,所以總是看不順眼,覺得他弱爆了。平常聽他唸除草怎樣又怎樣,也會覺得怎麼這麼囉唆....今天他割完草,小孩換他顧,自己下海第一次試割,才發覺除草機沒想像中好控制,太高的草割完後沒控制好會直直落下擾亂要割的動線。要穩定握好往要割的方向,有一定的力道。割草是要穩定地慢慢的換方向。事情自己做過才知道問題和困難點在那裡,也比較能理解恒溫平常唸的那些到底在說些什麼。今天雖然沒割多少草,只能算是練習,但以後會比較有同理心。




  • 除草、插秧這種勞動,簡單而重覆的工作,最適合思考。有什麼事情不如意、想不透,就這樣透過雙手重覆勞動,慢慢把思緒沉澱,腦袋釋放出來,找回自己的本質和初衷。
  • 割割拔拔真偉大。

2015年1月10日 星期六

2015-01-10 田間沙龍開溝-原嵩梯田@尚德社區

這次的田間沙龍是補田梗與開溝,在原嵩的田進行。由原嵩講解如何拿鋤頭。


這次來了幾個倆佰甲新農,好幾個生面孔。可見我也錯過了幾次倆佰甲活動。


這裡的梯田很美,附近也有小徑可以散步。

開工出發~ 

繞過慣行的田,平整無雜草

原嵩的田在尚德社區,也是機器下不去的梯田,難操作,所以倆百甲接手,在去年由原嵩接下。


由高處往下拍,就知道落差很大了吧!(Sofia ~快跟上~

偶像劇開拍啦!        一群人上工一字排開,是不是很有氣勢!

原嵩講解中


各自帶開


開溝啦

有草的是原嵩的,沒草的是慣行的...很好分。




原嵩的小兒子個頭小小的,拿圓鍬非常賣力。



揹小孩下田正夯

難得全家福

徵心話:
倆佰甲專接難操作的田啊(泣 。不過這也才是我們有機會的地方啊~
友善的田真是生(ㄘㄠˇ)意(ㄔㄨˊ)盎(ㄅㄨˊ)然(ㄐㄧˋ)啊。

2015年1月4日 星期日

2015-01-04 新年開工,一把刀細打

        務農的第一年,楊大哥為了幫新農建立信心,都會把比較好操作的田留給新農,把問題比較多,較難操作的田留給有經驗的農夫或自己留著處理。

      難操作的田,原因很多,有可能是沒重劃過的,水源困難。也可能,田地高低差太大,機器下不去的。或者田太湳,機器下去後可能會卡著動彈不得的。但也因為這些田難操作,我們才得以有機會取得這些田。這些田代耕業者不願意來打田、插秧與收割,因為怕傷了他們的機器,或者怕出狀況會影響到進度。即便有些業者一開始答應來了,處理到一半,見苗頭不對,也就走了。徒留著一群農人原地錯顎。不然就是要求要多付一些費用。有鑑於此,為了更能掌握整個春耕節奏,確保農事順利。去年底收割後,很多夥伴開始試著自己去或借或買,學習操作農機具。楊大哥為了解決倆佰甲內夥伴遇到沒有人願意代耕的這種困境,向代耕業者阿興師傅學打田。好掌握來年的春耕,恒溫也是在這個契機下,跟在楊大哥旁邊學。

      要操作這些代耕業眼裡不合經濟效益的田,就要自已能夠全面掌控各個環結。 去年恒溫跟著楊大哥學打田,之後再跟阿興師傅借機器自己打。未來希望能不依靠代耕業者也能自己把田打好。避免以後如果代耕業不願意打田。今年目標就是希望自己的田自己打,不用怕業者不處理而犯愁。而且自己來,才能體會業者的辛苦,大家彼此互相尊重,否則,只會一味地怪業者打不平,要求東又要求西的。業者也覺得我們難搞。

       去年一把刀在撒完田菁後,內部討論時就幾乎確定由我們接手這塊田。農夫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堅持,總想要全部自己來。當時恒温就自己進行第一次的粗打-把田菁打入田裡(在打之前灑了了一些粗糠和米糠進田裡)。而今天進行的是一把刀第二次打田(細打)。


路很小,要有人在前後看著。避免卡到田邊的電線


打田的機器背後有掛刀具,頭輕腳重。

很旺盛的水草,漂亮但很惱人

       因為一把刀,是一塊塊的田相連,像一個長廊一樣,所以機器要一開始就走到最裡面,要從最裡面的田開始打。再往外開出來。而開進去時沒有路,就要穿過自己的田,一塊一塊地走進去,機器走過田梗會被破壞掉,要馬上下來把田梗補回去,否則田水會流掉。(田水流掉,水不夠多,是沒有辦法打田的,要再次蓄水才行。)

下田囉!一路往最裡面衝!


       恒溫一個人打田,沒有人幫忙協助,所以機器開開停停的,打完一塊進到下一塊後就要下來把機器硬壞掉的田梗再補回去,以防止田水流失。田水流失,水不夠多,田土就不會平均地沉澱填平。


去程補田梗

堵水!

最裡面的一塊田先打平並再次蓄水

       最裡面有兩塊田因為田底破了洞,怎麼蓄水都沒有用,水都會下到地下水層。所以田都乾乾的。

打完田,回程要再把田梗補回去。

機器一去一回總共要修兩次田梗 orz

最裡面的田乾的

外面的田有湧泉,不怕水不夠。

       今天打田的進度較慢,不如預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水放的不夠多,所以拖平的部分也不理想。

打完田太陽都西下了
水不夠多,打完田後土還露在外面。會造成田不夠平整

       打完田,食客一隻一隻飛來吃蟲。吃得毫不客氣。希望吃完後不要拍拍屁股就走,施一些磷肥當回饋,當個好客人。


傍晚了打完田收工,曳引機要上到產業道路。因為曳引機是前輕後重的機器,試了兩次都失敗。剛好被我記錄下來。




頭輕腳重,就這樣...orz

留下田間奇景

這其實很危險,如果翻了,後果不堪設想。 好在老天保佑,雖然沒有成功上來,但也沒有翻車。只好趕快打電話請老師傅來幫忙。老師傅果然有經驗,即便車子已經前半朝天了,也可以順利開上來。這次經驗,也學到了,這種有高低差的地方,還是要用後堆的方式開上來。

徵心話:

種田,有時候也是搏命換來一餐溫飽的。發生這次事件後,每每恒溫打田,在家裡總是提心吊膽的,有時打田太晚回家,就會一直胡思亂想,想要打電話,又要拚命克制自己。

以後也不會想說代耕的錢好賺,坐在車子裡繞繞田就有錢收。人家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在賺錢的。經歷過才會有同理心、才能真正去除那些偏頗的認知。
其實這些事在小時候父親種田的那個年代也曾經過,但,或許是父母怕小孩子知道總是輕描淡寫。而小孩也只是在岸上看的,感覺不痛不癢。直到長大,自己親身經歷的那一刻才知道這過程的驚心動魄。

2015年1月3日 星期六

2015/1/3 新年開工打田喜迎第一位打工換宿的客人-KINDA!!!


        2015的春耕預備工作在去年打完最後一塊田後就己經開始了。倆佰甲的伙伴陸續著手進行2015春耕的工作,有人協助和代耕業者訂秧苗。有人協助打田,主動分工。憲忠帶新農去山拗田除草進行田間沙龍作為新年開工,我們則是選擇打田並迎接我們第一次的工作假期伙伴。他是恒溫的研究所學長-Kinda。趁跨年年假來宜蘭衝浪,再來我們田裡看看。

        其實我們一直很想辦活動,也想招工作假期的伙伴,但受限於居住的地方實在太小,而且什麼都沒有,沒床、沒空間,加上我們還有一隻口水獸,半夜會嗯嗯呀呀要喝ㄋㄟㄋㄟ,所以一直沒有召募。不知道Kinda腦袋是不是被海水冰壞了,還是恒溫使了什麼妖術。總之,Kinda自備單人帳篷就來了。

        我們沒什麼準備。因為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繞著口水獸打轉,沒有備餐、沒有整理房間、沒有Plan就開始了。約好下午四點宜蘭火車站接他後,就先帶他來工寮看一下,鞋長居然眉頭沒皺就答應了,不愧是繞環太平洋衝浪過的,想必什麼環境沒見識過的..


衝完浪背著單人帳就來惹,帥氣!
傳說中半夜會嗯嗯呀呀的口水獸
       看完工寮,就帶Kinda去貓小姐食堂覓食,食堂裡Kinda 和恒溫就一直聊著要如何設計用機器人拖著鐵鍊在田裡走來達到除草的效果,果然都是資工出身的,連種田了都想著要用程式來解決種田的問題。晚上在工寮裡Kinda和恒溫拿著三味線彈彈唱唱,再挨著我們的床搭起帳篷,九點一到,因為口水獸太過於興奮,所以作息大亂,只好押著先睡,Kinda也配合關燈回他的單人帳。
在室內搭單人帳
挨著我們的床搭單人帳


       夜裡貓大概看到陌生人太好奇,一直在帳篷前抓抓抓、哈氣,搞得大家睡不好,加上三不五時口水獸要喝奶又嗯嗯啊啊的,一個晚上醒來好幾次,我都懷疑他們倆明天打田起得來嗎?

       六點恒溫拖著張不開的眼起床,因為已經答應幫忙願意出借打田機器的阿興打四分地的田,必需要早起。我則幸福地押著口水獸繼續賴床,直到九點Kinda起床我才去隔壁買份早餐給他,簡單跟他介紹這裡的環境後,催他出門去附近繞繞。以為他會先到著名景點太陽埤看看,沒想到他的首選居然是看蘭陽溪,他的口味太特別了,居然先看最平凡無奇的地方。Anyway十點回到工寮集合,恒溫也打好田要回來接Kinda上工。因為沒有額外買田鞋,原來的田鞋太小,Kinda穿不下,就光腳上陣了。這次Kinda,主要任務是協助恒溫開曳引機下田時注意會不會被障礙物卡到、以及把機器壓過的田梗補土回去,防止田水流失再來就是幫我們做田間記錄。

       Kinda 幫忙照的田間記錄,配上我揣摩的解說:
今年田區的全貌-彎彎長長一條像一把刀,俗稱一把刀。

帥氣的Kinda!!

地主的池塘,長滿了粉綠虎尾藻(外來種,因觀賞用引進)

體力活一定要有足夠的糧食。下田時拿飯糰當點心
是一定要的。

這張的重點是?? 我再來問問Kinda....

這個田區的清水溝,話說這次的田只有入口的
兩塊要引水,其它的則是湧泉水,水質超讚。

曳引機來了

想起去年此時要靠打田師傅,今年終於可以自己來了

準備下田了

曳引機壓過的田梗會爛掉,要立即補起來,避免田水流失

翻打好的田,蚯蚓和小蟲子無所遁形,引來大批食客

打好收工
       回程前問了他感想,才知道他原本以為是來插秧的。(傻孩子,秧不是說要插就可以插的,要手插麻煩3月再來好嗎?要記得follow我們的粉絲團和Blog啊。)希望下次來的時候可以有地方可以讓你睡,不用再自己搭帳蓬這麼克難了。

       原本應該幫春Kinda留個帥氣身影的,但抱口水獸手忙不過來,只留下這個模模糊糊的合影(難得他們倆人在畢業N久年後才見面說...)


徵心話:

  • 該是找個大一點的地方了。不能老是這麼委曲打工換宿的人啊。腳踏車也該打氣了,這樣客人來才可以繞著內城逛一逛。宜蘭的蚊蚋很厲害專咬陌生人,下次要先備好防蚊用品。 鞋子、工作服,這挺難準備的,有size問題,可能要請對方自備一下...
  • 謝謝Kinda肯來當我們第一個working holiday的客人,人超隨和對小孩也超包容的。希望這次的經驗沒嚇到你。也歡迎你春耕的時候再來插秧玩玩。By the way ,K.I.N.D.A. 你搶到頭香了(咦,有人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