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足米。無農藥、無化學肥料,當然也不用除草劑。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

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2014-03-29 修補田梗,修補關係


有天傍晚回到田裡,第一次看見隔壁荒很久,一直沒人動的田區有人整理。正在好奇往前驅駛時,伯仔揮手示意要我們過去。 恒溫就楞楞地走過去了。

恒溫一走進,遠遠我就聽到伯仔的訓誡......

看恁少年人丟抺醜,袜曉嘛至少有認真來做,達工來巡田,結果代誌那耶做這形耶。挖耶田借恁過,田岸用呷崩企阿嘛袜摃要呷修理好。嘿吶卡閣佬耶郎,早就圍圍起來,無要讓恁過。挖郎是袜按捏,但是恁要做乎好..........
(看你們年青人,人就不錯,不會種田,至少也有認真在學做,每天都有來田裡看一看。結果事情怎麼做成這樣?我的田借你們過,田梗弄壤了也沒有要修好。要是換作別人,小氣一點的,早就把路堵起來不讓你們過了。我人是不會這麼做,但是你們要做好....).

原來是來幫忙打田的業者,打完田後回程貪快,直接把機器橫過別人的田,沒有走上方機器走的產業道路。結果把田梗弄到崩壞了。原本,我們也很想修好它,無奈,我和恒溫沒有修田駁坎的經驗,不知道怎麼去堆石頭。加上當時急著要插秧,好多預備工作要做,想想鄰田沒在耕作,就把這件事先給緩下來了。這一擔擱就把事情給忘了。直到今天伯仔要整田,看到這個崩壞成這樣,想必氣壞了。


3/13被曳引機走過的田梗,駁坎都崩壞了


石頭一顆顆搬回去,卻不知道怎麼堆疊回去,駁坎真是門學問

憲忠來幫忙修駁坎

兩個大男生也搬不動的大石頭

部分駁坎修復,但離原狀還有段距離.所以...就成了導火線


可憐的恒溫,因為台語不輪轉,不知道如何應答,只好乖乖站在原地:是是是,歹勢..。.默默被唸了一頓。我站在遠處,也不能做什麼,只希望伯仔怒氣能趕快消。


約莫半小時,伯仔的啐唸越唸越小聲,漸漸轉變成好言相勸。終於....停了。過了不久,換我上前和伯仔聊聊。一來是我的台語還可以,二來是性別正確(伯仔不會跟女生計較的啦),先慢慢摸到伯仔旁邊跟他一起補他的田梗,看看情況還好,再問問看有什麼可以做的。(眼前快手快腳的伯仔早就料理好一切。我跟恒溫的三腳貓工夫,實在派不上什麼用場。).....過不久,大概是伯仔的鬱卒心聲發完了,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我則趁乘追擊,先跟伯仔誠心道個歉,再慢慢跟伯仔套套關係。其實伯仔人蠻好的,他只是希望我們田在這裡,心也要在這裡。用這裡的水就要清這裡的圳,用這裡的路也就有義務維持好路況。不要只是顧自己的私領域。公用的地方也是要維持好,這樣大家平日照面才好相處。

那一晚,道離了伯仔,我和恒溫心情都有些沮喪,但也覺得這樣很好。因為其實伯仔是好意告誡我們,他沒有惡意。而且本來就是我們的疏失,這沒什麼好爭的。只是我們以後要更加小心,畢道前人打下基礎,才被這裡的人信賴,才能承接到這些田地來耕種,現在大方讓予我們有這塊地學習耕種,我們應該要好好珍惜這個機會,也要好好表現,讓後續的新農,也能被接納進而把友善耕作的快樂農法傳承與推廣下去。


隔天清早,和恒温早早去了田裡。想把伯仔已修過一次的駁坎再優化一下,看能不能補成原來的樣子,但大石頭搬來搬去,還是無法補得比伯仔完美,更別想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唉,薑還是老的辣)。最後只能作罷,再用田土把梗補得更平一樣。心裡唸著下次一定要在伯仔動工之前做好,草也要先割好,把這裡處理好,不要再讓別人有機會唸了。也希望用心修補,不僅能把駁坎上的田梗修好,也能把彼此的關係修好。
3/29晚上,隔壁田的伯仔,修好了田梗

原本的大石頭實在太大,所以還是沒放回去原位,只好丟在田梗附近


徵心話:

話說這篇心得大概是我最早開工寫,卻也是寫最多次,卻沒有一次把整篇寫完的。這中間有太多的情緒、細節在裡面,搞到最後都不知道什麼要記什麼該捨。結果每次寫,每次都要重來。後來索性不寫了。直到今天事隔一個月,不想再翻以前記些什麼,直接不加思索,把腦袋裡殘留的印象,用一口氣把它寫完。大概是這些時間以來,日子把那些不重要的枝節洗掉了,剩今天腦袋裡依然覺得值得記下的.....。進入農村,有很多的甘苦,農事反而不是最重要的,當下和當地農民的交流,才是最直接與珍貴的經驗。很多時候,你得放下被資本主義制約的想法和做法。錢不是一切。只用錢和收益的思維,並不適合在農村裡生存。

島內移民到農村,承如青松大哥講的「找地、找房、找穀倉」是新進農民最大的挑戰。沒有人際網絡,在封閉的農村是很難踏進去的。我們今天接受別人的幫忙能有這個機會踏進去,就有義務維持好大家期待的社會形象,讓後繼的人也能依著前人的腳步前進農村,傳承下去。我想起在澳洲時,很多人幫了我渡過了一關又一關,面對那些幫我的人,他們能力比我好太多,我實在無以回報,但我知道,我不一定要回報在他們身上,但我可以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下幫後進的人,讓這種正向循環下去。這次衝突提醒了自己,要更小心行事,不要壞了名聲,別讓有心進入農村的人因為自己的行為而不得其門而入。

好多的傳統手藝還是要學,別讓它失傳了。駁坎比兩面清的水泥牆 好看多了,而且駁坎間的細縫可以讓好多小生物躲藏棲息,水泥一塗上去就什麼生命力都沒有了。

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2014-03-17 觀摩別人的田區

        我和恒溫操作的田區很小,只有兩分多。畢竟是新手不熟沒把握,再加上不是全職在做,不可能和甲組(田區以甲計算)的比。田區小,相對的狀況少,撿撿螺,調調水,就可以了。簡單上手容易建立初學者的信心。但是能學到的也比較有限。所以有時候能到別人的田區轉轉,幫幫忙,可以增加經驗值,也還挺不賴的。

        在還沒去過和其它人的田區前,我總是覺得自己的田,螺多、草多、問題多。去過別人的田才知道自己很幸運
福壽螺-撿自己田區的螺,怎麼看都覺得多。去過了憲忠的田,才發現我們的螺沒他的螺兒屁眼大。回來之後,心真的有被療癒到。

外來種的福壽螺(金寶螺)大熱天會浮上水面呼吸


粉綠虎尾草(藻)-第一次去映德和憲忠的田,看到滿滿的粉綠虎尾草,我真是愛極了,天吶怎麼會有那麼漂亮的草,佈滿整個田,好浪漫啊!!直到要打田,發現這種草是外來種,怎麼清都清不掉,只要殘存一點點根,就能在短時間拓成一整片。噢~My God。我笑不出來了。也慶幸自己沒些該死的外來種。

它媽的外來種植物-粉綠虎尾草,因為園藝而引進




田地太湳- 憲忠和映德大哥的部份田區,一踩進去就快到我的膝蓋。代耕業者不肯插。怎麼辦,?!田都打了,秧也到了,投資那麼多,卻在這個節骨眼不插秧,真叫人直跳腳。好在楊大哥不知道麼弄來的一台老式插秧機,倆佰甲伙伴們輪流上場趬一圈。雖不比專業級,但至少解了燃眉之急。

土太軟了,拍完這一幕,往前再走一步,我就喊救命了,還好有被拉起來


青春A的肉體 代耕也不做的田,只好自己來


距離路邊太遠的田,只好用人力輪流擔秧苗進來補給



徵心話
互相比較,比較不會陷在自己想像的小圈圈裡。看看別人會發現自己幸福很多。
農事的過程有很多的意外與不順遂,但我從來都不擔心這些。不順心的事只會把人心變得更團結。只有人和不和的問題才是令人費神的。

2014年3月16日 星期日

2014-03-16 拜田頭

昨天恒溫突然問我..................
恒溫:[我們都沒有拜拜,人家青松大哥他們在插秧之前都有到三官宮拜拜,有一個儀式。
阿你怎麼沒有想過。]
我:[我以為你不拿香。]
恒溫:[沒關係啊~]
我:[好啊,阿不然,明天剛好十六,剛好要拜土地公。就買個水果拜一下。]
恒溫:[好啊。]
我:[要買金紙?]
恒溫:[不用啦,拿香就好了。我再帶三線去彈給土地公聽。]
我OS:[彈琴...哼哼,男人的浪漫。追老娘都沒用這招。哼哼!]
就這樣,我們隔天一早就拎著一包年柑,一束清香,和一把琴...用我們的方式祈福。
雖然沒有完全遵照傳統,但心意是有的。







        插秧前也有想到要拜拜,但一忙就忘了,現在想起,就快快補上。沒有燒金紙是想說比較環保。彈琴唱歌,大概是我們想到能做的一件事,希望能獲得土地公青睞,保佑我們這一年風調雨順,農事平安。

徵心話:
只有農人才會真心誠意祈求風調雨順吧,我想。

2014年3月15日 星期六

2014-03-15 (w0)插秧後的日常巡田

台中秈10-Day1        高雄145-Day3

        高雄145那一分田就在地主家隔壁。當初是地主打田後主動詢問要不要種,就意外承接下來了。這塊地有點特別,沒有螺,所以一剛開始就覺得很開心,可以輕輕鬆鬆。但第二次細打後就慢慢覺得不太對勁了。因為地主就住在隔壁,三不五時就會關注一下,細打後就會覺得地不夠平,所以只好再向代耕者要求重打拖平(不過地主會如此要求也是為我們好,地不平後續的水管理確實會麻煩許多)。打完之後又會覺得水太乾,太多.....插完秧之後又覺得沒有放水秧會死...等等。

        對於友善耕作[社會組]的我們,由於注重[社會觀感],對於老農、地主、厝邊頭尾的指指點點,有時會疲於應付。特別是當想要嚐試不同友善模式和慣行的農法不同,對於自己要面對答案的不確定性,又遭到週遭大家特別觀注指導時,就會很累。

        插秧後,相較於慣行的淹水,友善耕作由於怕螺把秧苗吃了,所以都把水放乾,只是這時週遭的老農伯仔就會指指點點說這樣苗會乾死,冷死(現論是出自於水可以保溫,讓苗不會因為氣溫不穩定,過於高、低影響生長)。所以基本上只要心理上忍得過去,螺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水太乾的問題,基本上稻原本是旱作,所以對友善耕作的人而言,會覺得只要田土不要乾到裂開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另一個意外是鳥襲。原本一直認為這不是個什麼問題,不過就是鳥在田間走來走去啄啄蟲子嘛,多麼一幅詩情畫意的景象。為什麼大家那麼計較紅冠水雞、水鴨...的存在呢..有些慣行還下藥毒殺呢?不解!!直到今天看到田裡一堆的腳印和亂七八糟的秧,才知道,這些鳥的厲害。根本就是拉起來甩嘛。不過心裡想想,其實也沒關係啦,不過就是再補秧而已,不然沒事幹也不過就是到處串門子嚼舌根,沒什麼正經事,不如在田間舒活筋骨。

 鳥襲     Orz





        關於田邊挖溝。一開始楊大哥建議我們在還沒插秧時,在打完田後趁田土軟爛趕快沿著田梗邊挖溝,讓將來曬田放水時,或下大雨需要快速洩水時,能快速放乾。我雖然有聽進去,但一直覺得這沒有很緊急,大多時間還是在撿螺,有空才去挖一小段。直到插完秧要把田水放乾,發現有些地方就是乾不了(地不夠平),才知道那個溝真的重要。只是當時秧己經插進去了,要沿著田梗邊再挖溝實在礙手礙腳不方便,加上已經放乾田水了,土變得更硬黏,走在田間變得困難,乾的田土不好挖,這時,真是懊惱啊,當初怎麼不早一點做呢。


田梗邊挖溝排水,對不平的田地,很重要哇。



徵心話:

開開心心做農夫雖然賺不到什麼錢,但是能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態度、方式。如果連這都不能做到,做農就實在沒什麼意思了..但是...身為社會組的困擾啊,唉呀呀....唉呀呀...還是得注意社會觀感...唉呀呀...唉呀呀
       我一直認為一分地能收多少是天註好耶。插秧期的福壽螺吃秧、鳥玩秧,成熟期的天災、鳥害、歉收的苦惱、豐收的敗市...躲過了一關,天曉得下一關如何過?有人能躲過螺害,卻逃不過颱風,有人卡在螺,後續也還好,有人關關過就是賣不好.....。總覺得最後的結果其實都差不了太多。不過也漸漸能夠理解全農的人完全以此為生,一次就是幾甲的田地要照顧,為何如此計較了(只是不要毒鳥啦!)。

2014年3月12日 星期三

2014-03-12 (w0)插秧-高雄145

台中秈10-Day-2        高雄145-Day0    

早上巡田確定沒什麼大狀況,正中午就貪懶回家睡覺休息去了。

        突然憲忠打來......

        憲忠:[高雄145的秧有剩很多,要不要插?]

        在這種因為氣候異常,秧苗供應不正常的情況下,眼前有秧有機器,實在沒什麼好考慮的。恒溫一口應下後,我們就躍起出門了。這雖然不是我第一次插秧,但卻是我和恒溫從農以來第一次插秧,也是我第一次在脫離父母後面對農事的第一次挑戰。內心自然有些激動與興奮。

        到達田區,倆佰甲的伙伴已經先到了,大家幫忙喬機器、移貨車。把原先的想要用來手插的圓糯米移位...       這時腦海裡閃過一幕幕老北當年和叔伯輩們大家在農忙時互相湊手腳的情景。好像覺得自己越來越能理解當年的老北在想什麼(或許吧,但也說不上來是什麼,純粹是一種虛無的fu)。


傳說中的高雄145



喬位置、搬秧苗,大伙七手八腳,鼎力相助。

為機器補秧 










開始了---內心真是激動膨拜。



插秧了,水還沒放乾,但當下就得決定的事,實在也顧不了那麼多。 



看著秧漸漸佈滿田區。



望著整齊的秧佈滿田區,心情逐轉為平靜。


補充:

徵心話
鄉下人家靠天吃飯,不比都市人時間說得準。很多時候,你得等,等人,等天氣,等....
有時候,時間一到,管你田水放乾了沒,要插就是現在。SOP、計劃等,都得放下,只有應變才是當下最真實、最需要的東西。
總是要自己經歷過才能體會當年老北老木的心情。

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2014-03-11 灑糠、打田、救小狗



        昨晚接到電話,約好七點要去接打田的業主。早上五點開始備早飯和六點吃完粗飽,兵分兩路,我先去田灑粗糠,恒溫去巡水田看有沒有放到剛好的高度後就轉去業主家接人。守在業主家門口等半天,等嘸人,接到電話通知,業主改約時間,調頭回先去田裡等好了。又接到電話,又延一次,原來是先去大湖幫其它人先處理其它零散的兩塊。這一等就是半天過去。


        中午休息時在路邊發現的一隻小狗兩隻前腳受了傷,一隻掌完全截斷,另一隻掌心也爛了。怕牠行動力不好,無法覓食,就先去買塊排骨給它吃。伙伴也貼心地餵它水。看來還算親人,接下來要看工作結束後怎麼處理它。

        中午業主終於出現,這次沒有帶師傅來,是老師傅自己做細打和拖平的工作,原本以為中午來只能打好三分地,沒想到他不知道那根筋不對,硬是把我們的一分半和伙伴的五分半全部趕完。

大台的只能打田,沒辦法拖平。老師傅先自己來,待會兒再叫學徒來用小台的拖平。


打田後,機器走過的田梗,殘破不堪,需要再人力補回,田梗旁的田土因機器到不了,處理不到,所以還要人力把它挖回田間。感謝教官富厚大哥和伙伴的火力支援吶。

開始細打拖平。幸運的是,老師傅親自來,不是學徒來。否則拖不平,將來插秧和曬田就困擾了。




細打拖平好第一塊,進入第二塊田區。很明顯的對比,拖平過的田,漂亮平整,另一片還坑坑疤疤。


兩塊田都細打整平好了,水田呈現一片寧靜,心情變得好好。接下來就是等插秧了...


剛拖平好的地,田水慢慢沉澱,方才從回裡被挖出來的螺急著躲回田裡,或爬或挖,足跡爬滿整個田面。我的詩請畫意也在照好這兩張照片後收起。下去順著線圖抓螺。




打完收工,一看時間也已經晚上六點四十幾了。忙了一天,終於要結束了。憲忠和恒溫先送狗去醫院,聽說要截肢,醫藥費六千多,醫院好心地打了折扣,也取了個暱稱叫[黑色暴龍](黑色的毛加上兩隻短小的前腳)。因為牠已無法再戶外生活,憲忠義無反顧地接手領養,還想幫他裝義肢。還好狗兒有個完滿的結局。

徵心話:

農村生活是靠天吃飯,很多時候無法像在都市一樣。約好幾點就是幾點。要等天時、地利、人和。天氣對了,才能打田,這時大家都要打,要機器沒問題、田裡水位要田土半露,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業主要有時間。太多一關卡一關。不易啊。

總覺自己夠大夠懂事了,但每每還到關於生命的處置,還是會慌,心不定。想幫,卻總有一股隱隱的無能為力的軟弱之感。這時,就會覺得自己其實還只是個還沒長大小孩。

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

2014-03-02 開始撿螺



六點一早就到田區,伙伴也來幫忙!每個人腰帶上綁一條繩子,拖一個鐵盆掃一次田區。

撿到的螺就放盆子上,再往前走,盆子漂在水上,不用一直拿著比較不會累。


肥美的螺正露出橘紅的舌啃草根。



半個小時的收獲!又大又肥的螺!撿都撿不完。


掃完一次後決定開車去別人菜園撿福壽螺愛吃的菜葉,放在田梗邊。



這些就是福壽螺的索命符了。螺就會死命的前撲後繼地爬到田邊去吃這些菜葉。




半天後開始再巡一次田,就可以輕輕鬆鬆在田梗邊撿螺了。



撿起放在田邊的葉上,沾滿了螺。這個畫面像極了展場上showgirl旁邊黏很多拿單眼的宅宅。


趕快把今天的收獲,倒一倒。業主來到府收螺了!


一斤8元。一天下來撿不到一個便當錢。金歹賺。


整車的螺,看得我頭皮發麻。趕快送走!!!(收走的螺是給鴨子吃的。鴨子愛吃這一味)



撿螺要一直彎腰真是要了我的命。卡著一個肚子真的很不舒服。後來有夥伴發明了一個神兵利器。

鏘鏘!神兵利器------火鍋網+長長的釣魚桿手把。


輕輕鬆鬆站在田上撈螺!不用彎腰。釣魚桿手把才可以長時間握


心得:
  • 熱心阿伯教眉角!肥料袋也可以吸引很多螺。這招,我爸好像以前也用過。螺就愛往裡頭鑽,躲在裡面自以為安全。
  • 撿螺要在大熱天正中午效果最好。大螺會受不了熱而出土呼吸。
  • 螺愛吃嫩葉,葉菜效果 高麗菜葉>結頭菜葉,但高麗菜比較快爛掉(維持1-2天左右,加上比較容易被吃掉),要一直放新的,結頭菜可以維持一週重覆使用。
    葉子要放在有水但不會漂動,固定的地方最好,太乾的地方螺也到不了,沒用。要半乾溼(水高1公分左右的地方)較佳。放在田梗邊方便撿。
  • 撿螺的時候水位可以放高,沒有水螺走不動就不會出來。

徵心話:

  • 要一直彎腰真是要了我的命。卡著一個肚子真的很不舒服。我以後不要當胖子。
  • 撿完一天的螺,晚上休息一閉上眼,眼前一片黑影中浮現一隻隻的螺,媽呀。惡夢。問了隔壁田的夥伴,她們也醬。XD